下水道倒茅台、2亿赃款不敢花:《国家监察》披

下水道倒茅台、2亿赃款不敢花:《国家监察》披

时间:2020-02-12 18: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字体: 宋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 梁宙

2020年1月16日,五集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在中央电视台播完,专题片共选取了26个近两年来发生的真实事例、案例,生动讲述了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巩固和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故事。

按照专题片介绍,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重要改革。

2017年10月,十九大作出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的战略部署;2018年2月底,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全部完成组建;2018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决定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2018年3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正式揭牌。

2019年是国家监委行使职能的第一个完整年度。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7日通报,2019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省部级干部41人,厅局级干部0.4万人,县处级干部2.4万人,乡科级干部8.5万人,一般干部9.8万人,农村、企业等其他人员37.7万人。

在《国家监察》电视专题片中,一个个贪腐官员落马细节被曝光,包括藏匿2亿多元却一分钱都没敢花的赖小民、往下水道倒茅台年份酒销赃的王晓光、多次通风报信大肆敛财的邱大明……

1、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海:失职致集团损失逾43亿

2017年3月21日,郭海被山西省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这是山西省纪委监委查办的留置第一案。据《国家监察》披露,郭海担任山煤集团一把手期间,盲目追求销售业绩,主导集团下属公司与“德正系”公司合作开展有色金属贸易,却没有对“德正系”公司进行全面资信调查,风险评估和风险防控也都只是走个过场。而“德正系”其实是借贸易的名义,进行金融诈骗。2014年,“德正系”公司资金链断裂崩盘,山煤集团损失高达43亿多元。郭海还主动交代了受贿1600多万元的情节,其中就包括和“德正系”合作中收受对方价值300多万元的贵重礼品,例如名画、卡地亚手表等等。

2、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往下水道倒茅台销赃

2019年4月,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一审获刑20年,处罚金1.735亿元。据《国家监察》披露,感觉到自己可能被调查之后,王晓光和涉案人约定,把公园作为碰头地点之一,并买了专用电话号码,商定了暗号秘密联系。王晓光还着手转移和销毁赃物,在他家中发现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4000多瓶。王晓光把箱子撕掉,把盒子撕掉,有的酒干脆把它倒在坛子里面,自己知道是年份酒就行了。这样他还觉得不安全,又把这些已经倒到坛子里的年份酒又分批倒入了自己家里的下水道。王晓光违纪违法行为中有一项是内幕交易,经查,王晓光股市交易额达4.9亿元,盈利达1.6亿元,资金和交易都是挂在多个亲戚朋友账户名下。

3、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经销商送5公斤金鼎

2019年5月,贵州省纪委监委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据《国家监察》披露,袁仁国利用职务便利直接或者是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了31个人的财物,一共折合人民币1.12亿元。袁仁国一方面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违规为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人及其亲属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另一方面也大肆谋取私利。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4、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收受财物共计6478万余元

艾文礼是监察体制改革之后,第一个主动投案的中管干部。据《国家监察》披露,2018年1月正式退休后,艾文礼在家仍然忐忑不安地观望着反腐败形势,内心希望党的十九大后反腐败力度会弱下来,事实却恰恰相反。投案自首后,2018年10月,艾文礼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鉴于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建议对其减轻处罚。2019年4月18日,艾文礼案一审宣判。2005年至2013年,艾文礼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改制、项目开发、安排工作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78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三百万元。

5、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修建“秦家大院”约1600平方米

秦光荣是监察体制改革后首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据《国家监察》披露,秦光荣走上领导岗位后,从未停止收受红包礼金,过年过节收拜年拜节的钱,庆贺生日收祝寿的钱,出国访问收“补贴钱”,搬家添丁收庆贺的钱,用红包礼金当遮羞布,毫无顾忌聚敛钱财。从湖南到云南,秦光荣身边环伺着一群商人老板,围猎与甘于被围猎交织,为了经济利益而相互勾结的政商圈子就此形成。秦光荣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6、吉林工商学院原副院长张国志:为私人老板承揽工程

2019年6月,吉林工商学院原副院长张国志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据《国家监察》披露,2015年,他担任吉林体育学院副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两名私人老板在承揽学院公寓楼、田径运动场、综合体育馆、实验室相关工程上提供帮助,收受贿赂。纪检监察部门不仅查清了他担任吉林省体育学院副院长期间的受贿事实,也发现了他之前在松原市副市长、吉林省体育局副局长等岗位上的受贿行为,违法所得累计达数百万元。

7、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藏匿2亿多元,一分钱都没有花

“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赖小民说。据《国家监察》披露,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

8、福建泉州台商投资区张坂镇苍霞村村委会原主任黄细飞:扮演双面角色,受贿20余万

黄细飞在村民和矿主面前扮演起双面角色。据《国家监察》披露,专案组发现,在村民面前,黄细飞打着为村民服务的旗号,多次支持、煽动村民闹事阻工,甚至动用村委会公章出证明,挑拨群众越级上访;在矿主面前,他则大卖人情,以疏导群众为由数次索要钱财。2019年,福建省惠安县法院公开宣判黄细飞受贿案,经查,黄细飞在村级管理事务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共计202500元,其行为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黄细飞还有其他犯罪行为,法院一并作出宣判。

9、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

2019年1月31日,白向群案一审开庭,检察机关起诉白向群涉嫌贪污、受贿、内幕交易等多项罪名,违法所得超过1亿元。白向群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据《国家监察》披露,白向群在乌海任职期间,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通过审批煤炭资源、矿产资源开发、房地产开发来捞钱。在本案中涉案的37个老板当中,有20个老板都涉及到资源配置。案发时,查获白向群在呼和浩特市、北京市、海南省等地实际控制房产十多套,其中不少面积巨大、装修豪华。白向群还买官卖官,收受30多名干部数百万元的钱财。

10、四川省雷波县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用困难儿童生活补助金偿还高利贷

四川省雷波县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挪用扶贫款的案件,为加强扶贫资金监管敲响了警钟。据《国家监察》披露,冯莹盈平时爱打点麻将,输赢并不大,但有一次,有个牌友叫她去凑局,上了桌才知道赌注相当大,冯莹盈落入了圈套,不仅输光了钱,还欠下了高利贷。走出来的时候,冯莹盈已经欠了8万,但她并不甘心,又去赌了一次,两三个小时,她就输了40多万。就在这时,她在办公桌里发现了几十本存折,这是给乡里的特殊困难儿童领取生活补助的专用存折。冯莹盈感觉这是一个可乘之机,便把这些本该困难儿童领取的生活补助金取出来偿还自己赌博欠下的高利贷。几年时间里,冯莹盈陆续取出了88万多元还清了高利贷。2018年4月,凉山州纪委监委公开曝光一起乡镇干部挪用扶贫资金案,冯莹盈看到消息后坐立不安,思前想后决定去投案。

11、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受贿7000多万购物卡674张

2019年5月,陕西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冯新柱一审获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万元。据《国家监察》披露,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他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多年来,冯新柱早已习惯高消费的生活,而维持这种生活靠的就是权钱交易的违纪违法所得。他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7000多万元。

12、江苏省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易利华:用房产交易包装利益输送

曾经的“明星院长”落马,牵出了医药领域黑色利益链,令人警醒。据《国家监察》披露,无锡市纪委监委调查发现,易利华利用职权,为一些医药代表的产品进入无锡二院提供帮助,而他收受好处的手法非常隐蔽。在2016年的1月份,易利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高价出售给了一个七十多岁的山东籍女性,比市场价要高出64%左右,他南京还有一套房产,也是以相同的形式,高卖给了另外一个人。易利华被发现存在以高卖的形式收受他人贿赂的嫌疑。纪检监察部门进一步调查发现,购买易利华两处房产的人,一个是药品代理商李振华的母亲,一个是医疗器械代理商张楠的亲戚,而他们代理的产品,在无锡二院都销量不小。所谓的房产交易不过是利益输送的包装。

13、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杜晓阳:主导学院冒领学生资助金643万元

近年来,国家非常重视职业教育,从政策到投入都在加大支持力度,然而个别人却把学校当成捞钱的平台。据《国家监察》披露,宿舍楼、食堂、超市、教师宿舍、办公楼、运动场看台、塑胶跑道,杜晓阳都从中牟过利。不仅如此,她还借实训室项目收受承包商贿赂,寻找一切机会能贪则贪。这所学校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家庭条件相对困难,平时生活也很节省。即使这样,他们也成为杜晓阳的敛财对象。面对这些孩子,杜晓阳不论大钱小钱多方克扣。几年来,在杜晓阳主导下,学院虚报冒领学生资助金643万元,放入小金库,其中143万元装进了她个人口袋。多年来,她利用校长职权牟利总计超过500万元。

14、河南省洛宁县兴华镇董寺村党支部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狄治民:靠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村霸

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偏远山村,把持村庄十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实质是靠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村霸。据《国家监察》披露,1997年,狄治民成立十八兄弟会,在当地好勇斗狠,逞强称霸。此后,狄治民依靠家族势力和黑恶势力逐渐壮大,通过行贿混入村干部队伍后,更是任意欺压百姓。2017年8月,洛阳市警方根据群众举报,打掉了狄治民涉黑团伙。2018年8月,狄治民一案公开宣判,狄治民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团伙其他涉黑人员分别被判处19年至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狄治民当庭悔罪认罪。此案中另有9名“保护伞”被判处有期徒刑,其他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53名公职人员被追责问责。

15、中央纪委原第九纪检监察室正处级纪检监察员吴文广:多次向虞海燕泄露工作机密

据《国家监察》披露,2017年,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吴文广所在的处室对口联系的正是甘肃省,在虞海燕落马前,吴文广长期与他保持密切交往,并多次向他泄露工作机密。吴文广不仅向虞海燕打招呼为老板拿项目,甚至胆大妄为,请他帮忙干预司法。吴文广的抹案企图终究没能如愿,虞海燕最终落马,一案双查的线索也转到中央纪委机关纪委,随即机关纪委展开了核查,又掌握了吴文广的一些违纪违法情况。机关纪委很快就查清了吴文广违纪违法的事实,给予其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将其收受500多万元财物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6、中央纪委原第十纪检监察室副处长孟弘毅:向商人老板泄露办案机密

“我在编织自己的网的同时,也成为他们网上的一个结点,被他们编到了自己的网里去。”中央纪委原第十纪检监察室副处长孟弘毅说。据《国家监察》披露,孟弘毅在中央纪委工作期间,利用十多年的时间,在自己所联系的地区,逐渐地编织起了关系网。孟弘毅和一些商人老板交往密切,最终也因此泄露了办案机密。当时,他所在的处室正对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展开初核,有两名辽宁老板主动向孟弘毅提供各种物质享受,并向他打听消息。这两名老板得知消息之后,转身就迅速透露给了相关涉案人员,使得案件之后的查办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孟弘毅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17、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邱大明:多次通风报信大肆敛财

邱大明案是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查处的第一起省级纪委监委领导干部案件。据《国家监察》披露,邱大明一边不遗余力地用权力谋取私利,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各种手段防备调查。被调查时,他名下的银行账户里只有极少存款,但他实际收受贿赂达3000多万元;他名下没有任何房产,但实际上他多年来利用权力,低价买房20多套,经手的房地产交易达60多次,累计赚取差价860多万元。滕铁池是与邱大明关系密切的商人之一,这套位于北京四环附近的房产,就是他在邱大明的“暗示”下出资1600万元为邱大明购买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吉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尔智违纪违法线索组织核查时,邱大明就是泄密的“内鬼”。